kk ♡kk ♡

介紹一片關於陳偉霆的微信文章、本記事是陳偉霆部份節選、原味有一段15秒視頻、記事末有出處銜接、可以前往查看原文

東方奇幻,西方魔幻,對於很多熱衷此類題材的影迷來說,陳偉霆與Sophie Turner的這次登上《Vogue Me》八月刊的封面既有意外之喜,又似是一次姍姍來遲的珠聯璧合。這一次,他和她一起開啓奇思妙想的大片之旅,在幻界之外,展示他們的真實魅力。

 

《Vogue Me》八月刊開啓奇思妙想的大片之旅

blank

《Vogue Me》八月刊陳偉霆+Sophie Turner雙人封面

陳偉霆:白色毛線衫 Chanel

 

Sophie Turner:羊毛彩色拼接外套 Giorgio Armani

 

攝影:Coco Capitán  

 

造型:Paolo ZAGOREO

 

編輯:戴麗斯Dellis Dai

blank

 白色印花外套 Céline;

 

藍色棉質上衣、白色棉質襯衫 均為Razzle;

 

J12黑色腕表 Chanel

 

陳偉霆: 男主光環,少一點

 

撰文:閆夏Yan Xia

blank

《Vogue Me》八月刊陳偉霆單人封面

藍色棉質上衣 Razzle;J12黑色腕表 Chanel

倫敦30小時

為了和Sophie Turner一起拍攝Vogue Me的封面,陳偉霆第一次來到了倫敦。

不久之前,陳偉霆與名模Marjan Jonkman在巴黎拍攝《著迷》的MV(點擊這裡看陳偉霆與VOGUEfilm國際頂級團隊合作打造的《著迷》MV),他告訴朋友自己真的喜歡巴黎,熟悉他的朋友卻說,你會更愛倫敦。果真,才剛離開,這城市的後勁就開始在他心裡發酵,「我很想在假期再回去那邊看房子,感覺那裡是一個我能生活的地方」,喜歡買房子的他說。

 

不停切換工作的國家城市,不斷與新夥伴迅速建立親密的合作關係,陳偉霆卻說,自己並不會因新環境感到局促。「可能因為小時候一個人去美國學跳舞吧,我不覺得坐很久飛機抵達一個地方,就等於這裡很陌生。」在他看來,工作這種目的性強的事情可以被歸為簡單,反而是為了自己的旅行會有不安感,「因為可能有很多地方不懂,也不知去哪裡玩比較好吧。」

 

blank

白色噴漆牛仔上衣、黑色噴漆牛仔褲 均為Razzle;

J12黑色腕表 Chanel

 

別得罪時樾

聊的是千里之外的事,採訪當下的陳偉霆人卻在上海。剛參加過Vogue Film的首映派對,他穿著白色背心,在酒店房間里偷閒和同事打遊戲。要採訪了,他隨便抓了件外套,放鬆地斜靠在沙發上,拍攝《南方有喬木》時受了小傷,陳偉霆的臉上還貼著創可貼。說起這部戲里的角色,他就像在討論身邊的一位麻煩朋友:「千萬別得罪時樾。」或許因為身上的銳氣是這個時代年輕男星中的稀缺特質,遞到陳偉霆手邊的劇本大多和霸道總裁、玄幻

blank

《南方有喬木》角色海報

 

「但時樾是一個很賤很腹黑的人,他也會背叛。我在看劇本和小說的時候,覺得他給人的感覺不是一個男主該有的狀態,他所遇到的問題,生活經歷複雜些的人都會遇到。」不再是你得罪我,我以大愛原諒你,不再是「哇!陳偉霆好帥」然後怎麼打都打不死。陳偉霆說,沒有男主光環,是他選擇成為時樾的原因。

 他一直在尋找自己和角色間的戲劇性,並把這種感覺簡化為「當下的我特別想做」。這種戲劇性,可能是遇見時樾時「看了劇本就覺得我能演好這個人」,也可能是陳偉霆手機中存的《戰神紀》片段裡,鏡頭已經靠得足夠近,卻沒人能認出那個粗糲如野狼的鐵木真是他。

blank

陳偉霆突破形象的大銀幕之作《戰神紀》,他在片中扮演主人公少年鐵木真「陳偉霆演鐵木真?在搞笑嗎?我自己想了想,覺得搞不定!太難了!」在這樣的自我否定里掙扎了很久,一個同樣來自陳偉霆的聲音開始跳出來叫罵:「你為什麼覺得自己做不了?如果你自己都這樣想,那誰還會覺得你能做?」最後,他被那個凶一點、狂妄一點的自己征服了。

「誰能想到,陳偉霆會有這樣一個面貌和狀態?不管怎麼說,我為我自己鼓掌了。」他的開心,源於沒有辜負那個跳出來罵他的自己,從香港的熙熙攘攘到天墉城的冷冽仙風,再到地下墓穴和蒙古草原,最華麗的角色或許還未到來,陳偉霆本身的故事里卻已經充滿了熱血奇遇。

blank

白色噴漆上衣 Vintage;

 

黑色羊毛連體衣 Saint Laurent;

 

J12黑色腕表 Chanel

威廉的野心

和陳偉霆合拍封面的SophieTurner是因拍攝《權力的遊戲》走紅的女星。陳偉霆說,他也追看了這部劇,但是因為「每天都要工作,等不及」,只看到了第二季。他和Sophie的經歷其實算有相似,龍與異鬼,修仙和命途,他們出演奇幻的故事,也因此在現實中真正發光。從《古劍奇譚》開始,陳偉霆好像和玄幻故事有不斷的緣分。在陳偉霆看來:「中國太大了,能從城市到鄉村,能覆蓋最多人的就是古裝玄幻。閒的時候看一看,看主角乒鈴乓啷很美的出來,其實是減壓的藥來的。」

blank

《古劍奇譚》劇照,陳偉霆以「大師兄」一角收穫了諸多內地粉絲

 

 

7月,陳偉霆的古裝電視劇《醉玲瓏》播出了。元凌面臨的大課題是愛情、父子情、兄弟情,但東方式的奇幻仍然貫穿故事始終。他坦言,古裝戲是他英雄情結的出口,但也有很多規限,「很難像現代戲一樣演得過癮」。於是他會偶爾問導演:「我能不能試一下這樣演?」不僅是求個完成,他還想在框框里盡量翻轉騰挪,「在節奏里找到變奏」。他自己偶爾會含背,於是就在想元凌是不是在某些時候也可以是鬆弛的?「他一直挺那麼直是在幹嗎呢?」

blank

blank

正在熱播中的《醉玲瓏》,再次掀起暑期檔的螢幕熱潮

 

他曾在不少訪問中提及「野心」兩個字,於是問他:「你的野心到底是什麼?」他說:「就是要快樂。」很多人一定都會這樣講,但是陳偉霆說,這是真的。「以前我的野心是希望要火,要賺很多錢。」在大陸市場活躍四年,他保持了香港藝人的謙遜,表達用詞卻變得特別接地氣。「我不是說陳偉霆你現在牛掰了哦,而是這四年,我根本每一天都在工作。我也會累,體力上會累,」他指指自己的頭繼續說:「這裡也會累。」「前兩年大家都在拼,你不比,也會有人拿你跟別人比,以前我不能那麼不負責任,好不容易等來機會,我卻說我要生活,要快樂,我不做。但是現在,或許到了一個地步,可以讓自己停一下。」

 

話是這麼說,但是陳偉霆這一年的工作計劃早就被塞得滿滿。問他哪還有時間留給自己?他說:「我現在可會來硬的哦!我會硬來說,我必須要一個星期休息一下。」說這話時,他真的成了大王。拍完下一部戲,他明年的工作就不會那麼多了。陳偉霆於是很認真地規劃起自己的業餘生活:「起碼陪一陪家人吧,去看看這個世界。」他一直想去巴西,最近循環播放次數最多的Despacito也是今年大火的拉丁歌。

 

blank

皮質貝雷帽、印花羊毛上衣、灰色襪子、涼鞋 均為Prada;

 

橘色條紋襯衣 Razzle;

 

黑色羊毛連體衣 Yohji Yamamoto

十年之後

「我以前又不是沒戀愛過,我的事大家應該也都知道。」陳偉霆很坦然地說,他不想刻意隱藏自己的成長。工作上的抉擇是這樣,生活中也是如此。不知道他是在什麼時候把道理都理清的:「每個人都必須得成長,當成長到某個階段,我是不會去保留幾年前或是十年前的陳偉霆的,以前的陳偉霆以某種方式拿到的東西,不代表這一刻你用回這個方法,你還能拿到。」有趣的是,他能這樣清晰地審視自己,也會像小孩一樣,在接受訪問時偷瞄同事打遊戲;他眉眼之間有鋒利,碰巧摸到身邊的錄音筆,卻還有意無意要動手摳一摳……就像有了起伏才成山,反差也讓陳偉霆成了有意思的人。

 

問陳偉霆有沒有想過自己十年後的生活,他回答:「十年後我希望有家庭,我很喜歡孩子。我不想在我七十歲的時候,ta才二三十歲,那我就不能陪ta跑,不能陪ta做運動,不能帶ta去什麼地方。我不想讓ta照顧我,所以我希望如果我還年輕的話,起碼有力氣陪ta去玩。」看他「賣孩子」多年如一日,在綜藝節目里把好動的小男孩靜靜捉在胸前,你就知道,儘管依舊在忙碌地各處穿梭,陳偉霆想要的這種生活,順理成章,有一天會屬於他的。

 

 

blank

文章來源於互聯網:【星话题】陈伟霆+Sophie Turner:玲珑皇子与权力女爵的“奇幻世界”